2009年6月25日星期四

卡立得了江山忘臣子



khalid ibrahim interview 070309 05雪兰莪州务大臣卡立依布拉欣又有令人喷饭的言论。

6月24日的《Sinar Harian》报导,“州务大臣卡立同意雪州总警长卡立阿布巴卡之前所下的指示,任何聚会必须在室内如礼堂或体育场举办。据他所言,警方阻止公开场合的集会,乃因担心对附近居民造成不好的影响。”

他又表示,“希望警方考虑允许举办普通宴会,只要保证不破坏社会安全与和平”卡立是被记者要求评论警方阻止巴生行动党举办千人宴事件时如此表示。

感谢镇暴队保护晚宴出席者

根据《星报》的报导,警方总共出动900名警员和镇暴队员封锁道路,还有七辆镇暴队车辆和两架水炮车,企图阻止三千名市民参与这场晚宴。

dap klang dinner 210609 fru truck.jpg卡立继而表示,在和平及不影响其他市民的情况下,该晚宴可以继续举办。条件是演讲必须和晚宴有关。“无论如何我们感谢镇暴队保护他们(的安全),我认为并无不妥,查尔斯(巴生国会议员)不能投诉这件事”。

Syabas!亲爱的雪州第一位民联州务大臣。读报的人都知道,卡立出席全州大大小小活动,有室内也有室外的,每场活动的人数肯定多过警方定义的非法集会的人数,所以法律一日未修改,卡立每天都在出席非法集会。

只要不破坏社会安全与和平?

卡 立发言时也为自己留了条后路——只要不破坏社会安全与和平。但是破坏社会安全与和平由谁来定义?卡立出席的活动有没有破坏社会安全与和平?在警察法令第二 十七条下,警方有绝对权力决定是否发出集会准证。也就是说,在法理上,卡立出席的活动是否符合社会安全与和平的标准,警方说了算。如果警方以“社会安全与 和平”为由阻止卡立出席所有活动,卡立完全不能驳斥。

dap klang dinner 210609 police.jpg该 晚宴之前已经获得巴生警区主任的批准,向来警察准证只会列明主讲人不准发表煽动性言论,如今卡立更进一步认为“演讲必须和晚宴有关”。因此,行动党43周 年庆只能谈论政党的历史、点评桌上佳肴和天气月色了?乍听之下,卡立所认同的晚宴多像国阵的吃喝玩乐流水宴,只差没有辣妹载歌载舞。

原来,州务大臣认为900名警员——差不多等同巴生警区所有警员人数——阻扰人民参与晚宴,警员荷枪实弹、水炮车待命而发是正常的,他还要感谢警方保护晚宴出席者的安全,人民代议士不能对此抗议。

公正党自己大型晚宴又如何?

让我们看看另一个例子。今年二月,人民公正党在八打灵再也市政局草场举办一场4000人出席的大型晚宴。一眼看去,草场上搭着同样的棚子、同样的桌椅,但是舞台更宽大,出席的政治领袖更多。

amcorp pkr dinner 200209 stage当时雪州大臣兼公正党雪州主席卡立翩翩而至,站在台上和其他公正党领袖享受镁光的沐浴及微笑着向支持者挥手……

假如当时有一千名警员和镇暴队员封锁晚宴,十辆红彤彤的水炮车陪着卡立和安华一起享用晚餐,不知道卡立会不会也说:“谢谢你们老远到来保护我们,我们在水炮车和枪杆的关照下吃得非常欢愉,我党31个国会议员绝对不会在国会上抗议”。

根据《当今大马》的报导,当天安华的演讲不仅仅限于人民公正党的历史、点评桌上佳肴和天气月色。安华当时强烈抨击纳吉和巫统,批评反贪委员会企图通过牛车案迫害州务大臣卡立。不知卡立对这些非关晚宴的演讲内容有何感想?

为何对两党晚宴有不同态度?

卡立在人民公正党晚宴和行动党晚宴上所持的不同态度,说明了什么?卡立是否因为被反贪委员会的牛车案搞到团团转,欣慰党领袖为他说话而忘了不赞成室外活动的立场,还是因为民联三党的地位虽然平等,但有些政党比其它政党更加平等?

往好的方面想,卡立并没有打算假手国阵联邦政府打压行动党,只是因为个人素质问题,对集会自由抱着否定的态度。身为敦拉萨镇国会议员,卡立就任时已宣誓将维护联邦宪法,如今却连联邦宪法所允许的表达和集会自由都予以否定,他可说完全不配担任国会议员。

没烈火莫熄,何来308海啸?

reformasi 1998 270808 04卡立必须记得,没有公正党前身的烈火莫熄街头运动、没有阿都拉时代打开的一点点自由空间,没有净选盟的大集会、律师公会的正义之行和兴权会的大集会,没有勇敢的公民积极参与群众运动和开拓民主空间,308政治大海啸不会发生,曾在依约补选落败的他也没有机会当雪州大臣。

卡立曾参与净选盟发动的5万人大集会,当时他不但出席公共场合的集会,还游行至皇宫提呈备忘录。卡立获得权力后却反对市民和政党的集会自由权利,忘了他和他所属的政党曾在集会自由的名目下获益。这种反复摇摆,没有原则立场,得了江山忘臣子的政客,实在不配当一州之长。

阻政党晚宴开启危险先例

正如行动党蒲种国会议员哥宾星所言,警察阻止政党晚宴已成了一个危险的先例,如果民联三党继续放任卡立的反民主言论,往后三党的晚宴和讲座将会一直面对警察的阻扰。雪州民联有必要严正看待此事及驳斥卡立的言论,制定一致政策支持民主和政治权利。

特 别是人民公正党,卡立的言论明显已违反了该党的“目标和斗争基础”第一条,“塑造公正的社会和民主、进步和团结的国家”以及第四条,“保证所有人的思想、 表达、行动、集会和结社的自由”。人民公正党是否会把卡立送交纪律委员会处分?全国人民都在看人民公正党是否依规章行事以及落实公正。

在州政府层面,假设卡立坚持他的反民主立场,雪州民联议员有必要在州议会对卡立发动不信任动议,推举一位新的州务大臣。在大马民主转型期间,我们更需要一个支持民主和人权的政治领袖,而非仅仅支持商业的行政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