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22日星期五

一个大马碰上阿拉风波!

NONE首相纳吉上任后即出动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通过推出“一个马来西亚”及“关键表现指标”(KPI)等口号,打造自己是全民首相的形象。不过,随着最新的“阿拉”字眼风波爆发,纳吉的如意算盘已遭遇严峻的考验。
人民公正党策略局主任蔡添强指出,纳吉虽然通过国际公关公司APCO等,拟出改走全民首相这项策略,但问题是,不管公关公司如何包装,仍然无法通过巫统所把守的关卡。
他表示,出于现实的考量,巫统觉得与其以“一个大马”讨好非马来人,倒不如走回极端路线稳固马来基本盘,才有望胜过民联,重夺江山。

戏言纳吉拥有两队顾问团

他分析说,巫统就是因此才把“阿拉”字眼课题,视为是千金难逢的炒作机会,不料这次却太过火,以致纳吉所推动的“一个大马”荡然无存。
他续说,纳吉一方面要推动“一个大马”,而另一方面却面对党内保守分子的夹击,这种情况已导致纳吉如今陷入“两头不到岸”的窘境。
他戏言,纳吉现在有两队顾问团,一是建议走全民路线的APCO等公关公司,另外就是坚持走回极端路线的巫统。
“纳吉现在是卡在中间,不晓得应该开放自由,或趋向更为极端。”

庆幸风波爆发时纳吉出国

NONE蔡添强昨晚在隆雪华堂举行的讲座“纳吉先生,你的公正KPI在哪?”上,分析“阿拉”字眼争议,对纳吉造成的影响。
有关讲座是由雪州民联议员助理协会所主办,其他主讲人包括该协会主席拉萨依斯迈、民主行动党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潘俭伟、回教党瓜拉雪兰莪国会议员祖基菲阿末及霹州民联议长西华古玛。大约50人出席这场讲座。
蔡添强也是峇都国会议员,他为民联感到庆幸,因为在“阿拉”字眼争议爆发时,纳吉恰好正在国外。
他说,由于纳吉在官访时受到各国首长的压力,才无法以更猛的火力,来炒作“阿拉”字眼课题,否则民联必定流失大量的马来选票。
“我相信至少6、70%的马来人,都不满高庭的判决,但民联三党却认同非回教可使用‘阿拉’字眼。若纳吉和巫统能全力发功,相信将对我们造成打击。”

凭一个大马仍无法赢选票


NONE他指出,巫统希望通过“阿拉”字眼课题,强打捍卫马来人和回教的形象,以争取70%的马来选票支持,藉此让民联陷入绝境。
“若巫统和民联各夺得50%的马来选票,民联将能通过非马来人票的支持,让巫统倒台。不过若巫统成功争取70%马来票支持,即使民联能赢得70%的非马来人票,也不敌巫统。”
蔡添强也认为,即使巫统支持纳吉走全民首相的开明路线,但单凭“一个马来西亚”和“KPI”的公关工作,仍无法帮助国阵在下届大选赢取非马来人票。
他笑言,纵使纳吉的形象再好,只要八打灵再也北区仍是由马华候选人上阵,便无法赢取该区的华人票。

祖基菲:纳吉字典没公正

首相署曾经在去年承认,政府确有聘请一家名为APCO Worldwide有限公司的国际公关公司,负责中央政府的通讯和公关工作,但却矢口否认这家公关公司的任务,是推广纳吉的“一个大马”概念。
祖基菲阿末表示,若“一个大马”确实可行,就算纳吉花用2800万令吉公帑来聘请国际公关公司,也不是一个问题。
“现在的问题是,不管纳吉或巫统,都与‘一个大马’扯不上边。”
他调侃:“纳吉可以说是拥有一切,就只是没有‘一个大马’”。
他指出,只要纳吉和巫统的字典中一日没有“公正”这个词,那么其他国家机关的绩效便不能改善,更遑论是所谓的6大“国家关键表现领域”(NKRA)。

潘俭伟:其他KPI皆假象

潘俭伟也说,在纳吉为“公正”设定一个KPI指数前,其他的KPI都只是假象。
他举例,若社会没有公正,则经济分配仍是不均,更免提消除赤贫的KPI。
“若没有社会公正,我们也不需要提肃贪和教育的KP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