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12日星期五

王朝衰亡十大不祥之兆


任何一件事物、一个王朝、一个国家、一个人的衰亡事先都是有些征兆的。这句话并不是迷信妖言,空隙来风和凭空捏造。比如天上阴云密布,地面上蚂蚁成群来回忙碌,就知道要下雨了。又如一个非常健康的人突然食欲不振、面色萎黄、头晕目眩、四肢无力时,这个人一定病了。尤其是今年来全球性气候大反常;大地震、大海啸、大火山、大洪水;瘟疫、冰灾、雪灾、地洞、天坑等这些天灾都是一种征兆,一种对人类的警示! 2009年夏天在我国长江中下游部分地区出现了500年一遇的全日食景观,人人都可看到。有些人纷纷拍照。欣喜若狂,为一生能见到这样的美妙奇观而欣喜!殊不知是一个非常不吉利的信号,随之而来的灾难不久即到,已向这里的人类敲响了丧钟!中国古代占星术及星相学都有明确地记载和实例。

轻者兵荒马乱,换朝换国。重者天灾肆虐,洪水瘟疫,民不聊生。所有这些查阅历时,屡见不鲜。这是天象不吉。 今年二月起,世界各地相继又出现不明真相的各式各样地洞天坑,我国出现的地洞最为尤甚。先后出现在广西、广东、湖南、湖北、浙江、四川等地的地洞。至今连专家都无法合理解释,这究竟说明了什么?这是地象不吉。 当今人类已对物质生活的追求到了疯狂发指的地步。以“有钱能使鬼推磨”为理念,不择手段,不惜自然环境之破坏,大肆开采,官商勾结,贪腐横行,警匪一家,六亲不认,尔虞我诈,道德败坏,良心泯灭,富人飞扬跋扈,穷人饥寒交迫。经济危机,官民对抗,揭竿起义随时都可爆发。这是人象不吉。 有此天地人三象不吉者,这个国家已走近灭亡危险的边缘了。天下大乱已为时不晚矣!  

前不久,本人在网上看到一位博友描述了当今社会面临的几个亡国征兆,觉得不无道理,于是稍加整理发在博文中,没几天就被网管给唰掉了,今天本人再次将那位博友的部分文章保留,重新整理,一并发出,已尽微薄之力,告知国人警醒。

天欲亡之,必先征之;其未警醒,以其昏昏。 一个国家或一个王朝覆亡之前,是有一些预兆的。如前苏联,如萨达姆的伊拉克,如东欧,如塔利班的阿富汗,亦如满清之中国、奥匈帝国等,无不如是。

一、贪污腐败成风
贪污腐败,乃是丧失一国之本的预兆。当贪污腐败成为风气,那么,必然形成强大的利益集团,潜规则盛行,而藐视国家法度。国家政令经贪官、恶官之手,必成为权力寻租谋私的工具。欺上瞒下,鱼肉百姓。满清政权灭亡前,连军费也被弄去盖园子。甲午海战,貌似强大的海军,不堪一击,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很多炮弹是假弹,而当时的海战中,几发炮弹可以决定局部战斗的输赢,也会影响士气。 司法腐败会使一个国家失去最后的一个屏障。

二、百姓被禁声
没有新闻自由和思想自由,对一个国家是相当危险的一件事。不能说真话,那就只能说假话,或选择沉默。周厉王动用卫国巫师,当他的秘密警察,成功地做到了路无谤者,其结果是百姓起来推翻他的统治。大凡在专制政权末期,其对民众思想的控制尤其严厉。老百姓不能正常说话,自然小道消息、谣言就大行天下。

三、贫富差别过大
基尼斯系数是国际上用来综合考察一个国家居民内部的贫富差别的。按照国际惯例,通常把0.4作为收入分配贫富差距的“警戒线”,当基尼斯系数超过0.4的时候,社会就会出现很多状况。 中国目前的基尼斯系数已达0.45以上,而且有不断加大的趋势。 2006年世界银行报告:中国0.4%的人口掌握了全国70%的财富。美国是5%的人口掌握全国60%的财富。中国的贫富差距是美国的10倍,与世界相比,也是如此。   2006年国务院研究室、中纪委办、中国社科院联合的《全国地方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公职人员薪酬和家庭财产调查》批露:党政干部已经形成社会特权有产阶层。其中,地厅级以上干部已是官僚特权阶层,他们的收入是当地城市人口收入的8—25倍,是工农的25倍—85倍。材料还显示:中国500个特权家庭,加上他们的子孙、亲友和身边人员5000万人,垄断着整个中国。 少数人掌握国家太多财富,是国家不祥的征兆。

四、安全感的丧失
刑事案件不断,偷盗、抢劫、杀人事件不断,老百姓怨声载道,甚而私刑泛滥,那么,国家权力体系,特别是警察机器,就得不到重用。 若警匪勾结,或警察的所作所为就像土匪,那么就更糟。

五、民不畏死
人都难免一死,但如何面对死亡,却关系到社会的安定。若百姓认为生不如死,或生死无差别,那么,这样的社会就一定出问题。 一群人如果对生命没有敬畏,对自己和他人的生命都不尊重,他将变得十分可怕。民不畏死,何以以死惧之?形成这样的人群,有经济上的原因,更有社会的原因。在中国的历史上,这群人最容易揭竿而起。

六、不自量力与外强对抗
一个国家的军事实力不足以与外强对抗,却又不自量力,只要适当的国际环境一经形成,那就必然灰飞烟灭。 夜郎自大的教训,在历史上不断被重复。萨达姆的伊拉克曾号称世界第四军事强国,但美国一介入,仅以一二千人死亡的代价,就让拥有2500多万人的貌似强势的一国政权,被彻底摧毁——这不能不让这个世界重新认识专制独裁的虚弱本质。

七、经济增长停滞
经济上出了问题,基尼斯系数又过高,那么,国家出问题的可能性就大大增加。在一国大量出现失业,甚至饿死人的情况下,专制社会统治者,必定采取更为专制的手段控制国家,“高压维稳”。但国家到了这个起步,一夜崩溃的可能性也大大增加。

八、社会形象极差
政府让老百姓瞧它不起,百姓心怀愤懑;在国际上不断遭遇病垢,受到孤立,那么,这个国家政权是一定有问题的。 令人惹笑的是,一个政权越是到其末期,越会竭力粉饰太平,而不敢正视自己的问题。
九、迷信“有兵在”
——这也是历代王朝的崩溃的一个共同特点。 关于王朝更迭的规律,人们研究过无数次,但统治者总是不知道见微知著,而只迷信“有兵在”,最终一败涂地,江山变色。 历史永远是现实的一面镜子,光靠强制力维持政权是不够的,还需要人心,这就是政权合法性的基础问题。没有根本的民主和法治的政治制度,和谐社会同样会言之凿凿,行之缈缈。 有人相信“有兵在”,于是不断地给武装力量加码,高投入,发展和利用一切先进的强制手段,期以不变应万变。 前苏联发展了强大的特务机关和强制武装力量,发展了几乎可以毁灭人类几十遍的核武器,以为这样就可以与另一个核大国美国相抗衡,同时,吓唬住反抗的民众,以保政权永固。 但是,在积累民心、维护合法性上,前苏联统治者做得太少,最终既无自由又无生活水准普遍提高的民众,只好用脚来投票。 前苏联东欧政权曾经迷信“有兵在”,结果当人民的不满积累到爆发,政权崩溃几乎是一夜间的事情。罗马尼亚的独裁者齐奥塞斯库夫妇,在几天内就被处死,以平民愤,而柏林墙也在21年前轰然倒塌。…… 关键是人心,统治者失去了人心之后,水泥高墙和枪林弹雨也止不住政权的崩溃。 如今我们有人则在相信GDP增长外,还迷信“有兵在”,以为就万无一失,这同样是一个误区。社会矛盾和人心不满,并不一定在GDP增长后就可以消失,自由和公正、民主与法治,才是GDP之外,维护合法性、社会和谐的绝不可少的手段。 而况,微风起于萍末之时,仿佛说“有兵在、有兵在,那是谁的兵?” 当然,并非有了一、二个忘国征兆,这个国家的现政权就立即灭亡。但在出现亡国征兆时,统治者无动于衷,或无能为力,那么,亡国只会是时间问题。

十、天灾频繁
当一个国家的政权面临灭亡时,往往是屋破又遭连夜雨,罕见的天灾,接二连三,弄得民不聊生,人民流离失所,人心惶惶,社会秩序混乱失控。于是乎统治者开始加紧搜刮民财,贪官污吏大发国难财。为了活命各地纷纷出现盗匪群起,抢劫杀人,揭竿起义者。这是为何呢? 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天数,就是说冥冥之中有天意。一个人有命运之定数,一个国家一个党同样也有命运之定数。也就是说先须大乱而后得大治也。然能有大治之人并非凡夫俗子或朝中草芥鼠辈之流。必是“天降”圣君,既是“天降”就必得“天助”!所谓英雄造势时,时势造英雄是也! 翻开我国历史,元朝末年,朱元璋出世,此时朝廷昏庸腐败,大旱天灾,蝗虫蔽日,百姓饥死,各地揭竿起义者层出不穷。东汉末年,朝廷衰败,道德丧伦,天灾连连,盗匪四起,兵荒马乱,群雄逐鹿等不胜枚举。不多年,一个个帝王政权都相继崩溃了。这些天灾会进一步加速一个朝代的没落与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