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29日星期三

一个大马有什么好怕?

赞同林吉祥的雪州不应该禁"一个大马"广告标语,308前行动党都会为民政党的"再转变",接对联变成"再转变投火箭",这种借力打力的方法不是很好用吗?

为何现今却不会为一个大马接对联?如"一个大马支持民联","一个大马全民反贪"或"一个大马马上改变"等等.

这一类四两拨千斤借力打力的方法不是最高的境界吗?这不是让国阵越是宣传一个大马时民联更能从中得利吗!

[转载面子书]大马博客网“Seri Iskandar Weblog”指出,当雪州政府禁“一个马来西亚”广告牌和横幅就引起政府反击。但教育部近3年来都禁止吉打学校张挂吉打州务大臣阿茲占照片,吉打州政府却只字不提。

民联雪州政府禁《一个马来西亚》广告牌和横幅,你们国阵个个就“哭爸哭母”,但国阵禁止吉打学校张挂吉打州务大臣阿茲占照片时,为何你们却只字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