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9日星期日

国阵是国家最大的“犯罪机构”?

大马最大犯罪组织(吉隆坡17日讯)政治学家潘永强不讳言,政府往往不负责任地将不想解决的问题,如无法维持社会安宁,推给社会、家庭及个人,其实反映出国阵才是国家最大的‘犯罪机构’。

他指出,国阵政府高调推动政府转型,但里面全是他们(国阵)的人,它(国阵政府)是不可能自我转型的。

“不能,只有换政府才有机会转型。”

他星期四在《选前大剖析:政客烂?! 选民憨?!》讲座会的问答环节中,针对一名出席者房伟德提及主流媒体都不敢报道国阵最丑恶的一面,导致人民只能按照他们所得到的资讯作为投票的考量,作出如此回应。

这场讲座会的主讲人还包括著名中文博客叶子麟。
不过,他也提到,奇怪的是,人民一直抱怨,但社会还是温和及稳定,原因是选举总让选民产生自己是老板的虚幻,保持可以透过投票期待改变,而这虚幻渐而变得麻醉,导致社会恢复稳定。

“如此一来,国阵则不断获得中央执政权,也即表示他们可以继续‘犯罪’。”
此外,针对另一名出席者Gabriel Chong呼吁,人民应该庆幸我国有选举,以便民主制衡政府。潘永强却不能苟同。

“如果大家相信一个国家是靠选举最后成为民主国,我想这是天真的想法,我对此很有保留。”

他指出,大马的选举
本来就是由国阵操纵,在这场游戏里,难道选民还期待自己能玩得过他们吗?

“转型为民主国,还需要靠其他复杂的因素支配,选举也只可以在转型民主后充作调节的作用。”

叶子麟五代在马生活已够给脸了
此外,在讲座会上,从事学生巴士司机的黄玉玲提及社会筑起围篱,导致她经常被保安人员刁难,以及就钱包被抢报警,但警方态度懒散且推卸责任。

“我觉得这样的社会很可笑,也很可悲。”

叶子麟认为,选民纵然非常愤怒,但却习惯自我寻找解决方法,加上每5年的大选出现“当老板”的幻觉,愤怒的情绪也被压下去,以致改革之心不强烈。

“我想这是因为社会不满的情绪未到极限,所以每次大选结果还是一样。”

此外,针对出席者彭卓凡询及我国的民主定位是什么?叶子麟回答,台湾的民主转型可说是相当成功,毕竟过程里没有发生严重的流血事件,国人不应受到中国的意识形态影响,否则就会被政客牵着鼻子走。

另一方面,出席者张浩斌对于叶子麟表态计划到新加坡感惋惜,提问为何不考虑我国的留才计划?后者直言,其家族5代在这土地生活已够给脸,引起哄堂大笑。

“这次离开主要为了工作,但这里实在没有任何东西值得我留恋。”

载录自:风云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