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11日星期二

再也找不到谢谢的理由!


小学的我就知道有马华的存在了,当时我还以为马华是一个人,因为我只知道每当“马华“到我们的新村时就会有舞狮看,我并不知道什么是劳民伤财,只知道大人都很开心的去迎接“马华”,我看了也很开心。谢谢马华让我的童年有舞狮看! 

上了中学我就开始觉得马华并不怎么样了,和爸爸去参加社团宴会和婚姻时,霸着那支麦说个没完没了的肯定是马华的,在台上那个”马华佬“可能并不知道正在发育的我在台下已经很饿了,而我只知道他在台上拼命的拍胸口的要帮我们的学校建校舍和筹款,说了老半天到了学校假期我们自己还是得出去卖“金砖”寻求华社的捐助把我们的校舍建起来,到了校舍开幕那天马华的人又跑出来了。谢谢马华让我可以假借卖金砖的名誉到处去玩!谢谢!

 在吉隆坡念学院时,向“auntie”租了一间房,爱看无限连续剧的她几乎天天都有租录影带回来,而录影带的“过门”也一定是马华的广告,每当我在房间里隐约的听到那句口号“马华公会,为你的将来做出贡献!”,我就会从房里跑出来和auntie一起看连续剧,后来我才知道那个念口号的叫林良实。谢谢林良实每天提醒我是时候看电视了! 

出来社会工作后,看报纸也不再只是仅看娱乐版了,我才知道……
原来那个林良实是多么的有钱;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马华是一个加入后只要不择手段的拼命往上爬就会有利益的冒险家乐园;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可以在华团诉求被认可时抢着邀功,但在雪华堂差点被烧时却很安静;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他们爱踏脚车和拜佛的会长帮我们争取到跳土风舞和唱卡拉ok的权利;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到酒店开房带着手提电脑可以增加情趣……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从今以后我再也找不到理由去谢谢马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