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日星期四

陳群川新泛電事件


陳群川出生于雪州蒲種新村,童年家境拮据,他立志奮發向上、出人頭地。

1970年,他以30歲年輕之齡獲雲頂創辦人丹斯里林梧桐賞識,受邀出任雲頂集團總經理。

當時因為充分展現商業才華,他在1977年受到當時馬華總會長丹斯里李三春賞識,邀請他出任馬化控股董事經理。

他在較后更因此參政,于1978年當選勞勿區國會議員,並在1982年出任馬華副總會長。

1985年,陳群川擊敗梁維泮當選馬華第3任總會長,攀上馬來西亞華裔政治領袖最高峰。

在1986年,陳群川因“新泛電”事件, 被新加坡政府提控,罪成坐牢兩年;同年辭去總會長職。

他在1988年出監獄后又在大馬被控而被判坐牢一年,並因債務問題被判入窮籍。

1989年出獄的他從此絕跡政壇,並在1995年成功償還所有債務,脫離窮籍。

“無心問鼎總會長職” 提名截止前才競選

陳群川披露,他當年其實並無心攻打馬華總會長職。

“我是到了競選提名截止前最后3天才接受建議,參加競選。不過至今很多人還是不相信,我當時真的沒有要競選總會長的意圖。”

他說,馬華控股在他掌舵表現優異,讓他在短短數年內成為華社小英雄,使到當時要他掌管馬化控股的馬華總會長丹斯里李三春,也邀請他從政。

“因為接受李三春邀請,也因此讓我的整個人生因而改變。”

他說,因為馬化控股表現,他獲得強大支持,讓他又在極短時間內成了國會議員(1978年當選勞勿區國會議員)。

不過他指出,因為在政治上迅速竄紅,也讓原是朋友者成了政敵,讓他背腹受敵。

陳群川在較后因李三春“離奇”引退后,和代總會長梁維泮,引爆馬華歷史上最嚴重黨爭,陳群川和挑戰派成員如敦林良實、丹斯里李金獅等人也因此一度被開除黨籍。

不過在前首相敦馬哈迪介入,並委任國陣秘書長敦嘉化峇峇調停下,安排馬華進行改選。

獲眾黨員支持的陳群川,最終接受邀請挑戰梁維泮,並在1985年11月改選中,以2715票對809票狂勝梁維泮,登上馬華總會長寶座。

他透露,1985年當選馬華總會長后,有人卻要代為他“安排”職位。

他強調,本身不是一位可以容許他人牽著鼻子走的人,所以斷然拒絕。

“我當時告訴對方 ,你可以提出建議,但絕不能強逼我接受,因為我不容馬華被人操縱。華人的事應由華人自行決定。我想我這句話得罪了他人。”

他說,在當選馬華總會長才數個月,由他控制的新馬掛牌公司“新泛電”卻出現問題,他當時認為應前往解決有關問題。

他透露,當時也前往請教“上頭”是否應該過去新加坡,“上頭”也認為應該盡快處理,以便盡快回來應對即將進行的大選。”

他指出,前往新加坡卻被扣留時,本身還不知已被扣留,甚至被提控時,也不知被控告什么罪。

“其實馬華早前在天后宮召開大會時,也引起有關方面不滿,然而否認有罪的我從新加坡返國后,在機場獲英雄式歡迎,更對我不利。”

痛哭狂怒要撞牆 坐牢2月狂瘦48磅

從要得風、要雨得雨的華社救星,突被判坐牢,讓一時無法接受事實的陳群川在兩個月內狂瘦48磅,甚至在監獄內痛哭、狂怒及想撞牆!

陳群川指出,當年沒想到前往新加坡解決官非時,竟遭判坐牢兩年。

他還記得當天是在下午3時入獄,可是讓人意外的是,當天心情不但沒有憤怒,反而異常平靜,甚至聽到有人對他說:“孩子你累了 好好安心睡。”

“我就這樣睡著了,這是我踏入政壇30多個月來,睡得最安穩的一次。不過隔天早上7時起身發現身在監獄后,我才開始感到慌恐,特別是想到還有很多事需處理。我也想到年邁雙親、太太和孩子…”

因為一時無法接受事實,他在監獄初期情緒反覆無常,時而痛哭大怒,自責自己為何如此愚蠢,體重更在短短兩個月內,由160磅下滑至118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