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日星期一

火箭一代強人殞落●范俊登

在70年代活跃于我国政坛的民主行动党前代秘书长兼万里望区国会议员范俊登,于2010年12月7日因不敌癌症在泰国曼谷逝世,终年68岁。从范俊登早期的国会演讲、文告、政论,书信及多本文集(涉及工运、学运、经济、国际关系、国民团结、和平、裁军、反核和人权等议题),皆可以判断出,他不仅能说英语和马来语,还能说流利的广东话,善于利用幽默风趣的比喻来抨击政敌,是一流的煽动型演说家,也是1970年代行动党的杰出的青年理论家。

范俊登曾留学英国,加上投身工运,故对民主社会主义理论的认识甚为深入,1960年代末乃是全球青年和学生造反的时代,正值廿余岁的他,很自然被西方新左派的前卫理论所吸引,加上其卓越的英语造诣,让他较同期的党内同志,更有条件紧贴西方左翼的前沿理论动态。



范俊登从教育到从政

1942年出生于霹雳州金宝的范俊登幼时在金宝公立华文小学和怡保英华学校受教育,中学时曾担任学长,文学研究会及辩论会的秘书。

他于1960年负笈英国宾斯福络(Brinsford)的马来亚师资训练学院深造,两年后他以合格教师的身分返马投身杏坛,但却在5年内,先后被当局调到4间学校执教,这是国阵政府对他积极参与教师工会的变相“惩罚”。

1967年至1968年,他是全国教师工会机关报《教育家》(The Educator)的主编,1970年更获该公会属下的彭亨州分会颁发一枚金奖章,以表扬他“在担任工会机关报主编及全国招收会员运动主任时的献身功绩”。

1968年,他获选为马来西亚教育协会委员会(Malaysian Association For Education)委员。当马新尚未分家时,范俊登曾是人民行动党党员(1964-1965),1968年至1969年,他担任民主行动党雪兰莪州秘书,并出任民主行动党劳工局全国主席。

代任行动党秘书长

1969年5月,范俊登在行动党的旗帜下中选为金宝区国会议员,过后爆发“513事件”,现任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在牢里接任第三任秘书长,由范俊登代之,自1969年到隔年10月的“低潮期”, 不论是日常的党务管理,或是政治上的宣传攻防,范氏都是实际的操盘手。

林吉祥重获自由后,范俊登调任副秘书长,范氏在行动党10年期间(1968-1978),其纪录充分显示他比同时期的任何一位领袖,更积极和称职地扮演左翼社会民主党人和国际主义者。

范俊登鼎力支持林吉祥整顿行动党,他强调它是“一项从事长期斗争的严肃政治运动,所以必须推行’文化革命’去净化我党”。

1971年9月,林吉祥对范俊登再委以重任,即担任行动党“政工干校筹备委员会”主席,目的是“训练具有献身思想的干部,灌输牺牲和准备长期斗争的精神,不断学习和自我批评,以及为党在未来年头的运动中制造一批具有思想和组织骨干的干部”。

自1969年开始,范俊登就代表行动党参加社会党青年国际联盟(IUSY)的许多串联活动,1972年,他被选为亚太区社会主义青年协调局的秘书,次年他更获选为社会党青年国际联盟委员。

担任火箭报主编,成煽动法令刀下首魂

范俊登曾担任《火箭报》英文版主编,他在1970年12月第二期的《火箭报》上刊登了行动党槟州主席黄基识医生的演讲而在煽动法令下被提控及定罪,接着就是冗长的官司,从马来西亚打到英国,再从英国打回马来西亚。

隔年5月11日,范俊登与黄基识被吉隆坡高庭宣判罪名成立,罚款2千令吉或入狱6个月。不过,范俊登较后在联邦法院上诉得直,1973年5月英国枢密院下令重审此案。

当案件在1975年重审时,范俊登已在1974年大选中选为霹雳州万里望区国会议员和八打灵区州议员。接着吉隆坡高庭在1975年1月13日宣判范俊登煽动罪名成立,罚款2千令吉或监禁6个月,并失去议员资格。

虽然范俊登决定上诉捍卫议员资格,但是选委会却抢先指示万里望国会议席在3月15日举行补选。民主行动党反对这场补选,因为当时范俊登仍在上诉中,结果高庭在投票日的两天前才宣判补选不合法,导致选委会被迫取消补选。

虽然成功暂时保住议员资格,但是联邦法院却在1975年7月驳回范俊登的上诉,之后他于1977年5月再上诉至英国枢密院也败诉,最后痛失议员资格,5年内无法参与选举和担任公共职务, 成为首名在煽动法令恶法下的牺牲者。

期间范俊登在1975年12月决定远赴伦敦深造,并在1978年5月18日修函退党。

两度回国从政滑铁卢

他1982年从外国回来,着手接管叶锦源的社民党,成为秘书长。范俊登率领社民党于1986年东山再起,虽然他有个人名气,但最终还是无法带动社民党。

社民党在大选失败后,范俊登再次离开马来西亚,到外国及泰国曼谷生活,他与在联合国曼谷办公室工作的太太黄罗莲博士与有一对双生女儿。

1998年,林吉祥邀请范俊登重新加入民主行动党,因为他们两人有较多的共同点:为民主斗争不怕牺牲,虽然他们的思想上有些分歧。

很可惜的,范俊登在1999年参加霹雳州德彬丁宜州席大选时跌马,这一跌也让范结束了他传奇斗争的一生。
Jerrieleupen整理,资料来源:火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