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3日星期日

马哈迪自传《医生当家》

前首相马哈迪正式出版其撰写了数年的自传《医生当家》(A doctor in the house),除了畅谈自己的生命历程之外,更耗费20页详细揭露其政治宿敌安华的性丑闻,指控安华曾经接受两名女孩的献身,并宣称有4名证人可以证明自己的指控。

执政大马22年的马哈迪也罕见地公开承认拥有印裔血统。

“我承认,在我的脉搏内有着一些印度,或更准确来说南亚血统,但我的祖先从印度大陆的何方过来,我就不知道了。”

马哈迪将亲自出席推介礼

马哈迪表示,名义上他是马来人,但他的印裔血统一直受人议论纷纷。

“一些人宣称我的父亲是(印度)马来雅人(Malayalee),熟悉淡米尔和马来雅拉姆语。一些人甚至写说他是为了娶我母亲而改信回教的兴都裔人。其他人说他们看过清楚写着我种族属性的文件。”

马哈迪这本新自传将在明天下午3点假谷中城MPH书店正式推介,而马哈迪本身将会亲自现身推介礼。该书有62章共843页,售价100令吉,由MPH集团出版。

印裔男子纳拉充当中间人

针对安华的性丑闻,马哈迪在其自传的第53章“安华挑战”里指控,他透过访问4个女孩得知,一名自称纳拉(Nalla)的印度男子充当中间人,将她们献给一名“十分有影响力的人”。

“他分别带领每个女孩到肯尼山庄(Kenny Hills)。在那里,她们会见一名她们辨识为副首相的人。她们被求宽衣做爱。”

女孩愿吐露案情但拒出庭

“其中两人拒绝了,但另外两人答应。他们愿意向警方和我透露一切,但坚持不出庭作证。”

马哈迪继续指出,他随后打电话给所有巫统籍的州务大臣、首席部长和州元首到首相署开会。他也要求警方会晤相关证人。

“我之后将我所知道的关于安华的事情,汇报党领袖,并且向他们出示证人的照片。”

纳拉卡鲁班(S. Nalla Karuppan)是安华出任财长时的密友兼网球伙伴。他曾经因为在安华被革职后被逼供,并因拥有子弹被提控死罪,出狱后却一度加入公正党,唯最后与安华翻脸,并转投国阵怀抱,设立亲国阵的新印裔政党MIUP。

乌米详细指控安华涉肛交

马哈迪也指出,他最初是从全国警察总长的哈聂夫奥马(Mohd Hanif Omar)口中听说安华涉及同性恋的消息。

而他得知安华涉及同性恋活动4年后,有人某一天给他送来一本题为“安华不能当首相的50个理由”的书。

但他当时认为,该书只是在哗众取宠企图赚钱,因此他并没有翻阅。而围绕在安华的性传闻却纠缠不去。

“然后在1997年,我接到一封来自乌米(Ummi Hafilda Ali,左图)的信件。其内容让我十分不安,因为它对安华涉及的肛交指控有更多的细节。”

“警方一如往常那样,继续监视这名副首相的活动。即使我要求他们停止,但我怀疑他们从命。这次他们掌握了证据,包括照片和涉及人员的招供。”

再坚称反对展开茅草行动

针对早前争议再起的茅草行动行动,马哈迪也有着墨,坚称自己并不同意使用内安法令。

“我在担任首相之初,就要求敦慕沙希旦,我当时的副手兼内政部长,告诉全国总警长说,我没有意愿动用内安法令。如此一来,我又怎么会在短短的6年之后,允许茅草行动展开呢,这是马来西亚史上最大的警察行动。”

马哈迪不久前在《与马哈迪对话》的访谈录中,否认自己在1987发动“茅草行动”,反而将责任推给警方。他更宣称,逮捕行动之前曾会晤反对党领袖,并保证不会有逮捕行动,而警方违反其意愿的做法,导致他名誉扫地。

惟他这项说法受到众多的质疑,尤其行动党林吉祥和卡巴星的严厉驳斥有所谓的会议和保证。

指控李光耀藐视阿拉伯人

针对其另一个宿敌,新加坡资政李光耀(左图),马哈迪表示,他们俩当在1964到1965年初担任国会议员时,更有多次的冲突和交锋。

“我不喜欢他总是长篇大论的说教,指马来西亚应该怎么做,应该是怎么样的。”

“他不满新马分家,而批评马来人是‘森林里的阿拉伯人’,将他们比作沙漠里的阿拉伯人。他对阿拉伯人评价低。我怀疑他今天还敢贬低阿拉伯人,因为新加坡如今比大马更积极吸引中东投资者,而且成为后者的发展典范和顾问。”

无论如何,马哈迪透露,在他担任首相之后,他仍决定跟新加坡维持友好的双边关系。

达因谣言缠身而被要求辞职

针对敦达因(右图),马哈迪表示,达因不断受到自肥和收取工程合同回扣指控的纠缠。

“从来没有人能出示确凿的证据,但相关耳语再一次浮现而且越来越响亮和恶意。一些人向我投诉他,但当我要求出示证据时,他们却无法拿出来。”

马哈迪指出,达因一贯漠视这些传闻,“他肯定知道这些谣言,但他选择不回应”。

“当这些说法越来越猖獗,我再也不能忍受了,我安排他辞职。我最后担心的不仅是朋党的谣言,也包括指他不效忠的传言。他在金融危机时支持我,至少在我面前如此。”

马哈迪指出,柔佛州务大臣阿都干尼后来告诉他,达因曾会晤数名州务大臣,要他们勿支持我的货币控制政策。

“由于没有其他人跟我作出同样的投诉,我对此说法半信半疑。但谣言变得过火之后,我并没有指控他一些什么,只是通过一个共同的朋友传话,表达我希望他辞职的意愿。”

胡先翁传位却未能提供保护

对于前首相敦胡先翁,马哈迪宣称,虽然前者挑选他成为继承者,却在他执政初期,无法给他太多的支持和庇护。

“他挑选了我,但他在(巫统)党内没有强大的支持。我显然不会有轻松的日子,敦胡先翁无法给我太多的保护。胡先翁被挑选为副首相时,依赖敦拉萨。当敦拉萨去世后,他并没有太大的基层支持。”
转载自:当今大马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