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3日星期四

星洲事件的感言



我在一个看《星洲日报》的家庭长大,它是我的中小学时代的“粮食”,至到我离开家乡到吉隆坡念书,因为夜报的关系才转向购买《中国报》。记得小学时的某一天,突然《星洲日报》停刊了,是因为触犯了政府的某些条例而遭政府吊销准证,那时星洲在我的眼里是多么的正义凛然,如今星洲的“正义形象”已经变成了“往事只能回味”。

有关在网络上星洲日报《与政党蓄意勾结》的指责,是不是真正的事实我无从参考就,但是为了这个未证实“谣传”,我在星期天特地买了一份与我阔别多年的《星洲日报》,我翻了几页后心里就不由自主的骂了一句粗话,当天的报道的确不得不让人怀疑“里有内情”啊!若是我严格的说这就像某政党的党报也并无跨大。

一个倾向右派的大陆网友曾经对我说过,他是多么的羡慕我们自由的媒体,但是到了今天我却觉得我们大马媒体与他们并无差异,而分别只是在“真封锁”和“假开放”罢了,媒体对国阵不利的新闻逃避报道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了,而庆幸的只是他们不会像“五毒散”那样对民联不利的报道加油加醋,也许这就是他们仅存的良心,又或者在各种不开明宪法的限制下媒体人不得不向现实低头。

我常常在想,如果这个世界并没有网络等媒体我们会怎样?大家都会被蒙在鼓里吗?也许这就是我们的上一代被骗了几十年的原因吧!而这是不是主流媒体责任呢?就由读者用自己心里的尺去度量度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