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14日星期二

制度化的收回佣?


明德学校董事长霍广汉表示,确有抽取拨款“佣金”30%事件,但终达致协议,30%降为10%,看了这篇报道感觉到“抽取回佣”是必然的现象,可悲吗?难道这就是54年来贪污腐败的“国家产品”吗?身为学校董事长竟然还和犯法的不法之徒“谈判”要求减价?这和买贼赃的有什么分别。 

霍广汉也坦承之前的国阵政府执政时,也有“抽佣”的“习惯”,一般都是10%而已,但民联执政后,承包商居然狮子开大口要抽取30%,这更加好笑,原来是价钱的问题罢了,原来之前国阵掌权时回佣的公价是《10%》,很有制度的制度化的收回佣,董事长啊董事长,难道你默认了这种收回佣的行为?

很奇怪的事,为什么在国阵执政期间,这样的事件已经发生了N次,但却没有人爆料呢?是不是因为当时的国阵势力太大,无人敢侵犯?也许这就是两线制的好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