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3日星期日

张保仔


張保仔(1786年-1822年)原名張保,新會縣江門市水南鄉人,1810年以前廣東沿海著名華南海盜,至今為人所熟悉的香港歷史人物。

早年事蹟

改「張保」的名字是因為希望他平平安安,而廣東人喜愛把「仔」放在姓名後面。所以叫「張保仔」。本是新會漁民的兒子,他15歲時跟隨父親出海捕魚,但遭海盜鄭一擄走,年輕時成為了其部屬。有傳因為鄭一是同性戀者,竟是喜歡英俊的張保,鄭一嫂(石氏)都喜歡張保,發展成三角關係,亦令張保在海盜內的地位大大提升。有次鄭一遇上颱風溺死,亦有說是被殺死。死後,其妻石氏被屬下擁立,續領紅旗派為首領。當時女性地位低,為鞏固自己的勢力,鄭一嫂用張保仔為助手。後來張保因和鄭一嫂結為夫婦,從此紅旗派所有領導權遂交由張保所承繼。

海盜生涯

紅旗海盜團全盛時期時,張保擁領三、四萬多海盜及六百艘戰船,堪稱南中國海最大的武裝勢力之一,並以沿海島嶼為基地。他經常橫行廣東沿岸,主要劫掠沿海的運鹽官船或外國貨船。其他商船要經過他控制的地區,也要先交納「行水」(保護費)。相傳張保饒勇多計謀講義氣,雖然橫行南中國海域,但因張保本人出身貧苦,所以特別愛護平民,他們在向鄉民購買糧食時,往往加倍給錢。並保證不滋擾貧民和漁戶,嚴禁部下在駐紮地區掠奪。因而得窮人支持,百姓視他為劫富濟貧的俠盜。
清軍多次剿捕紅旗海盜,最大規模的一次戰役,是張保仔在赤鱲角遭清朝水軍封鎖圍剿,雙方各有約三萬海軍,數百艘船,炮二千。據葡萄牙文獻記載,葡清聯軍的艦隊與紅旗派海盜的主力艦隊曾經在大嶼山海面進行一場激戰。清嘉慶十五年(1810年),澳葡艦隊在大嶼山海面與紅旗派主力三百多艘武裝船相遇。張保所派出的兩支先鋒船隊被澳葡艦隊擊敗,於是親自率領水師駛抵戰場。海盜團分成六個小隊,每隊圍攻一艘葡萄牙戰船,試圖利用人數上的優勢,用登船肉搏的白兵戰術來擊敗葡萄牙人。而葡萄牙人則以密集式炮火攻擊對方,成功阻截海盜船逼近。眾小隊陣腳大亂,海盜無心戀戰,紛紛逃離戰場。張保乘大霧撤离赤鱲角,繼續與清軍對峙。

招安任官

經過赤鱲角海戰後,張保的紅旗派勢力銳減。加上兩廣總督百齡借招安瓦解了海盜間的互不侵犯的均勢,令黑旗、藍旗兩派攻打紅旗派。百齡委任已革千總周飛熊、花東苑帶檄文出洋陳說。[1]嘉慶十五年(1810年)二月,張保仔向官府提出投降,雙方談判因故中止。四月,鄭一嫂赴廣州與兩廣總督百齡談判,協議接受招安,並將艦隊集合於香山縣外海芙蓉沙。四月二十日(1810年5月22日),百齡赴芙蓉沙接受張保仔、鄭一嫂投降,共計海盜婦孺17,318人、船226艘、砲1,315尊、兵器2,798件。張保仔改名張保,清政府賞給千總頂戴,保留30艘船私人艦隊[2],留於廣東水師效力。六月三十日(7月30日),因擒獲西路海盜烏石二立功,賞戴藍翎,以守備超等升補。[3]二十四年(1819年)四月,升授福建澎湖協水師副將。[4]
後代

張保任澎湖副將後,家眷亦跟隨張保到澎湖定居,育有一子張玉麟及一女。張玉麟後終於澳門。

相傳香港有許多與張保仔的遺蹟,在長洲、塔門、南丫島和舂坎角都有張保仔藏金的傳說,最為人所知是長洲張保仔洞。不過有人認為[5]張保仔洞極之狹窄,無法埋藏寶物,所以張保仔洞其實只是躲避清兵追捕或放火藥的地方。亦流傳赤柱舂坎角的一間天后廟神枱下,有一專供張保仔遁逃之地道,然現今已被封。
但據葉靈鳳於《張保仔的傳說和真相》一書中指出,張保仔旗下的海盜勢力全盛時期共300艘戰艦,7萬多名部眾。以張保仔的地位及聲勢,官兵對之猶有所懼,張保仔不可能亦不須藏身於陸上山洞,亦不可能將金銀財寶埋藏於陸上,他認為香港故老相傳,有關張保仔藏寶之說多為傳說,而非真實。
此外,據許地山教授考查,指出現今香港島的西營盤是當年張保仔營寨的舊名。然而此說卻為香港作家葉靈鳳所否定,指出西營盤之名,純指開埠初期駐紮在港島西區一帶的英軍軍營。在港島歌賦山山腰,有張保仔舊時據守海島、以青磚和蠻石鑲砌而成的塹壕遺蹟,而且相傳今日荷李活道的文武廟也是張保仔修建的[6]。[
除此之外,一條在香港島太平山山腰的古道,也被命名為張保仔古道,惟古道是否張保仔所開無從稽考。
来源:wiki